加稅避不了 資源放哪裏?

踏入2016年,我首先恭祝大家事事順遂!身體健康!
 
在新一年的一月一日,「未來基金」正式成立,我們希望透過這個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工作小組)建議的長期儲蓄計劃,以長線投資為我們的財政儲備爭取更高回報,支持未來日益增加的開支需求。
 
根據工作小組報告的長遠推算,雖然政府的短、中期整體財政狀況依然穩健,但是面對人口老化及預期經濟增長放緩,若政府的開支增長持續地超過本地生產總值和收入的增長,結構性赤字可能會於未來約十年間出現。事實上,自回歸以來,政府開支的累計增長超過一倍,遠較本地生產總值和政府收入同期約七成的累計增幅為高。
 
按推算,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人口,會由現時每100人中佔15位,增加至30年後每100人中佔30位,上升一倍。現時,社會福利和醫療衞生的開支共佔政府經常開支三至四成。如果只是按長者人口的增長作出調整,並假設服務維持在現有水平,即是說從今開始,我們甚麼改善的工作都不做,不推出新的津貼,及不增加現行的長者福利,三十年後有關開支預算將會升兩倍至三倍。
 
我想強調,以上的估算是假設我們不改善現有服務水平,不增加長者福利,甚麼額外的事情都不做,即不會有新的退休保障,都會面對財政缺口這個問題。也即是說,單就長者數目急速上升,公共開支已面對很大的壓力,政府亦已很大機會要透過加稅以及引入新的稅種去解決。

那麼究竟結構性赤字有多嚴重?又應該加多少稅才可以解決問題?工作小組曾分析過把利得稅和薪俸稅稅率增加一倍的效果。即使在如此極端的假設情況下,增加的收入預計也只不過大約1,690億元,相當於二零一三年名義本地生產總值的8%而已,未能全面填補推算在二零四一/四二年度會出現,相當於名義本地生產總值8.6%至21.7%的財政缺口,但增加一倍的稅率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卻必然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面對遲早出現的結構性赤字,工作小組認為政府要及早多管齊下,開源節流。政府已採納工作小組的建議設立「未來基金」,而為控制政府開支增長的速度,我們從去年起推行為期三年的「0-1-1」計劃,要求各政策局重組和省掉不再適合時宜的工序、重訂優先次序,提升資源運用的效率,目標是在三個年度內共節省2%的相關經營開支,將騰出的資源重新分配,推行新的服務。我們亦會繼續推動經濟增長、以及保持、穩定和擴闊收入基礎。
 
我知道坊間有意見指,政府抱的是「守財奴」哲學,什麼窮得只剩下錢,云云,特別是近日政府正就退休保障作公眾諮詢,更引起對於政府有否承擔、應如何使用財政儲備等的熱烈討論。不論社會最後的取向如何,能否凝聚共識,說到底,任何的退休保障計劃都是「無財不行」的,都是要探討財政的來源。若果採納「不論貧富」原則,向所有長者提供劃一金額的援助,以今天的價格計算,三十年後每年新增的開支會是500多億元,差不多相等於今天投放在社會福利或醫療衞生方面的經常開支總額,財政上並不可行。
 
以上的數字可以說明什麼?就是任何的退休保障改善建議均會進一步加重香港的公共財政壓力,加快結構性赤字的出現,所以面對「錢從何來」、政府要增加承擔的問題時,難免要觸及加大稅收的力度,但加稅不免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影響經濟增長,令企業、人才到來投資、就業卻步,甚至令香港的評級下降,所以我們不得不小心處理。
 
我相信大部分的納稅人都相信社會公義,樂意援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一群。但是推行任何政策都不得不考慮誰人受惠、誰人付鈔這些問題。實施全民退保這種涉及跨代支付的退休保障制度,要在職納稅一代多付稅項去支持已退休的一代,無論後者是否有經濟需要,這樣的安排又是否公平?有意見指提出這個問題是挑起世代矛盾,我對此真的很不以為然,因為隨收隨支(pay-as-you-go)的模式,比比皆是例子證明持續性成疑。大家在研究不同的退休保障改善建議時,不能不理性討論「錢從何來」這個問題,及對在職納稅人口的影響,不要漠視現實,只空喊政府「一味靠嚇」。在面對人口老化帶來的財政缺口,加稅在所難免,而在分配資源時,我們又是否更要先照顧醫療、社會福利或扶貧方面的承擔呢?

 03 January 2016

Back Top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