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合作成就「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发展

自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一份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并要研究制订「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后,坊间的讨论越见炽热,我在刚出版的《紫荆》杂志,亦分享了我认为金融合作毫无疑问会是当中关键的一环。

「粤港澳大湾区」包括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以及广东省的九个城市,是目前国家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2015年,大湾区的国民生产总值约1.3万亿美元,经济增速高于全国平均增速;同时,湾区内的内地城市2015年的利用外资额约为256亿美元,佔全国利用外资总额的五分之一,是国家对外贸易的重要门户。这大概可以说明大湾区对国家经济发展,既重要亦具战略意义。

谈到湾区经济,大家或许记得或听过,科技大学首任校长吴家玮二十多年前已经提出「港深湾区」这个概念,想当年我亦在科大任教,理解到概念以三藩市湾区作比拟,是以香港、深圳、南沙、珠海共同组成的一个大都会。或许有人会问,那些年不是已经有很多香港的企业将生产线北移,以香港资金、内地劳动人口这种「前店后厂」的方式合作经营?当时吴校长认为这种模式已经过时,港深应该加强优势互补,因为香港有多所大学从事科研,有精英人才和国际资金,但缺少高科技的文化;深圳的创新科技开始迅速发展,却缺少国际网络和世界级大学,所以两者互补正正可以带动整个区域的发展,足以与三藩市湾区相媲美。科大因此亦在南沙设立运作和发展基地,率先实践「港深湾区」这个概念。

三藩市湾区覆盖三藩市、圣荷西、奥克兰等城市,以及集中国际知名科技公司的硅谷,是一个具高创新能力的区域。区内有知名的史丹福大学,拥有领先的科研传统;同时亦因集结了顶尖的初创及科技公司、创投基金,加上稳健的制造业基础,使湾区逐渐发展出科技产业,为经济注入崭新的动力。

「粤港澳大湾区」的生态系统亦相类似。以香港而言,我们拥有一流的世界知名大学,滙聚人才和专才。作为重要的国际金融、航运和贸易中心,香港能提供各项配套,助湾区内企业「走出去」,接触国际市场;澳门是国际旅游休闲中心,亦是国家与葡语系地区商贸合作的主要平台;深圳在科研及产业创新方面发展速度骄人,是5 500多间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包括腾讯、华为等)的所在地,可成为湾区内的科研基地,而广东省的产业体系比较完备,制造业基础雄厚,可成为大湾区的制造业中心。所以只要充分发挥大湾区的发展潜力,并透过优势互补,「粤港澳大湾区」以整个国家为腹地,可进一步发展为内地经济发展的引擎。

香港金融服务业的优势明显,我们作为具领导地位的国际金融中心,资本市场的实力毋容置疑,在私募基金市场方面的发展亦是亚洲区内的翘楚。展望将来,香港的金融服务业可在哪些方面推进大湾区的发展?

第一,香港拥有与世界市场紧密互动的丰富经验及成熟的金融基建,监管制度和标准亦与西方类同,并获得国际认可。区内计划「走出去」的企业可先以香港作为立足点,在与西方监管接轨的情况下输出服务,金融科技的发展就是一例。

除了完备的金融基建,香港的资本市场穏健成熟,可以为企业提供全面的投融资选择,并可吸引环球投资者。香港可在传统的首次公开招股或债券市场以外,积极发展和研究开发多元化的金融平台和产品,好像非上市企业股权交易平台,或是在香港市场比较掌握大湾区创新企业的资讯或业务的情况下,设立针对这些企业特点的第三板等。

要达致这些方向,首先,我认为要强化大湾区金融服务的互联互通,开发更多的融资管道和跨境金融服务去配合区内企业的发展,而两地政府和监管机构可制订更多的优惠政策,进一步促进大湾区内的金融服务合作。

政策上的配合以外,这个地区若要彻底互联互通,便要把各种有形或无形的障碍清除。一个例子就是正发展迅速的电子支付系统,长远而言若可建立一个广泛应用的区域性平台,便能降低香港与大湾区进行实体及电子商贸的交易成本。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像香港投资推广署的机构,为区内企业寻找或配对合作伙伴,帮助企业解决营商难题。所以藉大湾区规划这个契机,可进一步提升三地的合作,解决「大门开、小门不开」这个问题,建设大湾区流通经济圈。

香港拥有顶尖的研究型大学、完善的科研设备、开放的经济环境,是吸引大湾区和海外初创公司进驻的条件。我们在金融方面的优势,亦可助它们大大降低融资成本,而广东成熟的生产技术,就可为这些企业以低廉成本制作原型,并具成本效益地生产。到产品出台以后,香港更可以作为企业建立品牌或国际推广的据地,可见香港除了协助内地企业「走出去」,亦可吸引海外公司借助香港走进内地。所以要成功推动发展「粤港澳大湾区」,我们就要摒弃单打独斗的心态。

2017年4月2日

回上页 页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