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特朗普因素

鸡年伊始,祝大家大吉大利!鸿运当头!各界业务蒸蒸日上!

鸡年首个股市交易日,我出席了港交所的新春开市仪式,在「新正头」与金融服务业界朋友互贺新春之际,少不免谈论到今年环球金融股市表现,听到、说到最多的,必定是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事实上,在刚举行的《亚洲金融论坛》上,不少重量级的讲者就不约而同地指出特朗普是影响今年环球经济的最大因素,而在我主持的论坛中所作的即场调查,更有45%的参与者认为美国新政府的政策方向是2017年全球经济最大的风险,相比下选择中国经济增长大幅下滑的则只有15%。

大家的担忧不无原因。特朗普自参选以来一直打着反传统政治建制的旗帜,主张贸易保护主义及孤立主义,不惜批评传统盟友,对华立场强硬。由于他的言行比过去的总统参选人更为极端,因此一开始便极具争议性,最后他出乎意料地成功当选,更让全球专家及投资者大吃一惊。

惊魂稍定后,投资者认为美国是成熟的民主国家,有完善机制制衡总统权力;而特朗普的极端主张亦可能只是选举策略的一部份,不可能全部落实。与此同时,他主张通过减税及增加公共开支推动就业及经济发展,为市场带来了通胀及加息憧憬,故此美国股市在他当选后不久开始上升,其后更屡创新高。

回顾过去,美国政坛多年来主要为民主共和两党控制,尽管选举期间候选人不乏唇枪舌剑,在外交关系、地缘政治、对华贸易等方面采取偏激的立场。但为了所属政党的整体利益,候选人往往在当选后回归传统建制立场,向中间靠拢,求同存异,凝聚共识,希望达致有效管治,顺利推动政党的政策目标。我身边就不乏友人认为特朗普也不会例外,然而根据我自己对过去美国选举的观察,对于这点我有点存疑。

首先,特朗普无论是选民基础、选举策略,以至多年来的言论,均与过去的总统候选人大相迳庭。以往候选人与主流建制政党及利益团体如商会、智库或工会等关系密切,当选后会因为共同利益而走在一起。而特朗普则是美国歷史上首位完全没有政府或政党经验的总统,他与所属共和党的高层亦见疏离,他没有政治包袱,更以此为卖点,令人认为他以商家的手腕管理政府,将可以通过灵活谈判达成交易,解决各种难题。而事实上,特朗普的营商手法一直充满个人作风,成败只在乎他个人这个品牌。在选举中他以这个品牌主攻偏激选民,较少倚仗政党的影响力,因此他其实没有空间或诱因向中间靠拢,政策取向可以非常极端。

所以特朗普在就任首星期已经先后签署行政命令,将他政纲中最具争议性的一些政策付诸实行。这些政策包括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在与墨西哥接壤的边境修筑围墙、禁止难民及七个穆斯林国家的民众入境等。为此,墨西哥总统已经取消了原定访美的行程,入境禁令更在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

坊间现时担心特朗普其他具争议性的政策将陆续出台,由于不少政策的落实需要议会、其他部门及持份者的配合,在这个过程中,特朗普将无可避免地测试美国政治制度包括国会及法院制衡总统权力的力度,以至国际社会的底线。

香港是开放型的经济,国际贸易及金融体系的任何异动将无可避免地影响我们。虽然至今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还未直接影响我们,但他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将为全球的供应链带来冲击,军事及外交政策亦会带来地缘政治风险,香港难以独善其身。

金融方面,特朗普当选后美元持续强势,令人关注,特朗普政府关于各国操控匯率的指控亦可能为市场带来波动,影响资金流向。特朗普主张放松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有意放宽对银行进行投资的限制,此举会否增加我们金融市场的风险,今日虽言之尚早,但我们必须关注,适时检讨监管措施,以防患于未然。

总括而言,2017年特朗普上任,加上其后欧洲大国陆续举行选举,今年全球政治经济不乏不稳定因素,这点是无容置疑的。香港的金融系统基础稳健,但我们必须居安思危,随时准备应付政治变化带来的波动。

2017年2月5日

回上页 页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