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秩序 返回正轨

自2008年美国首次推行量化宽松,至今已经踏入第9个年头,虽然美国已开始加息,但加息幅度或速度预料会既小又慢;而大西洋的另一边,欧洲央行的量宽计划却方兴未艾,瑞典及日本央行更史无前例地推行负利率政策,世界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出现分歧,后果难以预料之余,亦不禁令人疑惑,量化宽松真的能振兴实体经济吗? 

作为极端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主要通过购买不同年期的债券来压低长短期利率水平,以降低借贷成本,鼓励企业借贷进行投资,推动经济增长。但是在经济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企业未必会单单因为利息成本低而借贷投资。

我们须注意,推行量宽政策的附带结果往往是货币随之而贬值,虽然相关央行多没明言货币贬值是量宽的政策目标之一,但货币贬值确实有助刺激经济,作用可能比量宽开宗明义的目标,即通过压低利率鼓励借贷投资更为明显。事实上,在过去数年,量宽政策往往通过带动货币贬值及资产价格上升,为金融市场带来亢奋,令人错觉以为政策有实效。

我过去曾多次质疑量宽政策的真正效用,因为无论是通过货币贬值或提高资产价格来刺激经济,效用都不会是持久的,甚至会带来反效果。首先,多年来量宽引致全球市场资金氾滥,资产价格大幅膨胀,带来的潜在风险实非同小可。其次,长期的超低息环境,大大削弱了市场资产配置的功能,风险的定价逐渐变得模煳,即使风险程度不同但回报定价却相当接近,令投资与风险出现错配。同时不同类型资产价格的关连性大大提高,一同随央行的指挥棒波动,市场彷彿已为央行所主导。

自一月以来市场出现波动,不少评论指市场已开始对环球央行的货币政策失去信心。负利率政策的推出,更令人觉得货币政策已经走到尽头,往后已再无子弹可用,中央银行继续影响市场的能力备受质疑,大家开始忧虑市场将何去何从。

事实上,近日环球股票市场已经出现调整,一些小泡沫开始爆破,市场正热切期盼政策当局对未来政策的解说。因此,来年环球金融当局应尽力保持良好的政策沟通,公开透明,维持市场秩序。在市场出现调整时作好充分部署,避免过分调整的同时必须确保市场流动性充裕,金融机构运作畅顺,防范系统性风险以至机构或国际间的传染效应。

世界各地的市场及政府正在适应环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新常态,与其继续依赖货币政策,我认为各地政府应该重回正轨,推出适切的政策来推动消费和投资,防止经济失速以致硬着陆,并引导市场在最少波动的情况下适应经济增长减慢的情况。

香港是一个开放型的经济体系,在外围环境的影响下,经济增长亦将会减慢,影响同时会在股票市场中反映。然而香港的经济基础稳固,拥有良好的金融基建,有能力应付挑战,克服困难。联繫匯率制度一直为我们提供了稳定的金融环境,能抵御外来的冲击。作为政策当局,我们将继续保持高透明度的政策沟通,减少市场过度反应,减低发生传染效应的机会。

踏入2016年才一个多月,金融市场的波动固然引人注目,香港的内耗情况同样令人担心和不安,就好像旺角年初一晚发生的暴乱事件。香港过去一直是一个和平的城市,尽管不同团体、不同人士诉求各异,但大家都明白不是所有诉求都可以一蹴即至,故此会通过不同的方式,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和平地表达意见,甚至一家大小一同参与游行,处处可见民主社会的特质和可贵。然而,近年有一部份人不甘于采用和平的方法,反倒以暴力抗争的方式去追求自己的政治目的,这些行为绝对不符合香港一直引以为傲的价值,更不为民主文明的社会所能容忍,可以说是伤透了热爱香港的市民的心。

更令人忧虑的是,社会上有些人将暴力行为美化,视之为抗争或改变社会制度的正确手段,甚至认同诉诸暴力是情有可原的。对于这些歪理,我们必须正视、纠正,并防止它们特别在年轻一代中间散播生根。因此,所有爱护香港的人、社会繁荣稳定的持份者,特别是家长、校长及老师们,应表明立场反对暴力,将政治讨论带回正轨。

2016年2月14日

回上页 页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