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国际金融中心?

我在刚过去的星期四出席了立法会大会,参与「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面对的新挑战」的动议辩论,期间有个别议员就金融中心的定位问题发表意见,表示担心香港金融业因过分依赖内地的经济机遇而丧失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特性,我当时立即作出了以下回应:

刚才有个别议员表示,担心香港金融业会否过分依赖内地的经济机遇,因而丧失了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特性,会否让香港在「纽伦港」的比喻中,香港的「港」不能与「纽伦」相提并论。我想指出,当日「纽伦港」是指三个具有相当大规模、对全球具有影响力的国际级金融中心。国际级的金融中心并不是一个空泛的理念,它必须有先决条件、为实体经济服务创造机遇。

参考纽约的经验,它固然是美国最大的金融中心,通过美元的强势,纽约很容易成为一个国际级、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金融中心;伦敦则凭着在欧洲的市场优势,加上与美国的文化及语言的联繫,透过发展离岸美元而成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

香港要成为「纽伦港」的一「港」,不能只靠「讲」,我们需要理解自身实体经济和机遇的所在。香港不能为美国人提供财富管理,不能为欧洲公司提供上市服务,因为这全都不是我们的优势。香港要发展成为金融中心,必须要利用亚洲增长的方向,目前亚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地方就是中国内地,亚洲财富增长最大的地方就是中国内地,若果我们未能抓紧机遇,香港是没有可能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做法完全能配合时机,为社会创造条件。

当然,要成为金融中心,不能忽略监管;而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我们强调要有国际级的监管,这才是金融中心竞争的条件,并在人才、监管、政策方面皆保持优势。即使中国内地的金融形势改变,如人民币更加国际化、流通量更大,香港会否被边缘化呢?这要看我们本身的金融中心能创造什么条件,建立怎么样的国际级监管政策、人才政策,以能够维持这优势。

特区政府多年来致力就着国家及亚洲发展的机遇,不断做大金融业,希望维持优势,让我们继续提升竞争力。为何我们要做资产管理行业?因为我认为这行业有好大发展空间,随着亚洲及内地财富增加,我们可以在这方面积极发展。我们的资产管理行业不能「卖」去欧洲和美国,它们并不需要我们的服务,但亚洲和内地是需要我们的服务。

为何香港不能随便做一个债券市场?因为以往本地市场没有这需要,但随着内地企业融资有需要及人民币国际化,债券市场就有机遇。因此我们不能只懂去「讲」,必须要因应社会和经济变化,就着我们的条件去创造发展空间。

监管政策是十分重要的。我同意很多议员提出的观点,我们于发展金融业时,是会保持监管政策的国际化和严谨性,尤其是现时我们和内地很多方面进行融通后,在监管方面我们提高了和内地监管机构的合作程度,沪港通是一个好机遇,因为沪港通让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监会在这方面加强了合作。所以我们会就着以后不同的挑战,不断检讨和完善我们的监管制度。

特区政府会继续实施各种策略,以及保持与本地业界沟通,在促进市场发展、优化金融监管及基建,以及加强与其他地区的金融合作等各方面努力不懈,以巩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的地位,以迎接各种挑战。

2015年6月14日

回上页 页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