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带一路看亚洲融合

明天我将会前往澳洲悉尼展开一连五天的访问,期间会出席博鰲亚洲论坛悉尼会议,并与澳洲政府、监管机构以及金融界人士进行交流。回想我上一次到访澳洲已经是六年前,过去数年来澳洲一直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在经济发展策略上亦视自己为亚洲的一部份,积极参与亚洲区内贸易,争取发展机会。

这次博鰲亚洲论坛悉尼会议以「亚太经济增长与合作新愿景」为主题,在会上我将会谈及亚洲经济发展的最新形势、地区发展所面对的挑战、以及「一带一路」对亚洲发展的影响。

在本月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全球今年经济增长预测从3.5%下调到3.3%,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将由去年的4.6%放缓至4.2%。个别经济方面,日本虽然取得高于预期的经济增长,但整体消费依然疲弱。欧元区的本地需求渐渐恢復,通胀率亦开始攀升,但落实与希腊的协议需时,仍然为地区带来隐忧。另一方面,美国年内加息的机会随着通胀上升、住房市场转趋活跃而大大增加。

至于亚洲的经济发展亦面对不少的挑战。虽然印度、泰国及菲律宾等地均取得可观的经济增长,然而整体发展仍受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中国经济转型难度加大及地缘政局发展所影响。事实上,亚洲地区一直面对区内跨境贸易偏少的问题,不少亚洲国家间的贸易,实际上只是环球供应链的一部份,最终服务的还是西方的消费市场,亚洲区内的经济融合其实有限。

近年不少论者及智库有见亚洲地区经济间资金流动偏少,主张大力推动亚洲区内金融体系的融合,因为这有助将区内资金更有效地引导到有需要的项目上,并提高区内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虽然如此,我认为我们不可能一步登天,金融体系的融合不可能先于实体经济活动的融合,当企业有跨境投资和贸易,自然有融资需要,而随着经济活动越加频繁,投资者便越愿意将资金投进国外市场,所以在金融体系的融合这方面,亚洲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自2002年以来,亚洲区内跨境贸易一直徘徊在百分之五十左右,其中不少更只是生产供应链的一部份,区内经济缺乏融合。所以我认为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愿景将会大大有助推动亚洲地区跳出现状。「一带一路」主张通过推动区内国与国之间的基础建设,达成「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与「民心相通」这五通。「一带一路」不只是一个概念,更是一个行动纲领,而在上月刚刚由57个创始成员国组成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就将主力为「一带一路」的基础建设提供融资。

众所周知,良好的基础建设可以大大降低各国间的运输及交易成本,所以「一带一路」会有效推动区内的跨境经济活动,进而为亚洲金融体系的融合创造有利条件。在实体经济充份融合的情况下,我们才有稳固基础推动亚洲在其他方面的融合安排,如股市的互联互通及基金互认等。当亚洲的储蓄能有效引导到区内的投资项目上,亚洲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将获得提升,使亚洲地区能充份发展潜力。

香港作为一个开放的国际城市,多年来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企业在本地经营业务,我们亦不断完善自己的金融基建配套,近年更前瞻性地引入了伊斯兰债券、以及制订吸引企业在港成立财资及自保业务的便利措施,为的就是迎接可见的亚洲区融合,并为协助国企「走出去」作好准备。在国家推动「一带一路」的大环境下,国内外的企业都可以以香港为基地,支援它们在「一带一路」上的项目,我们一定会为香港搭上「一带一路」这列蓄势待发的列车而继续巩固优势,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为香港的发展带来新动力的机会。

2015年7月26日

回上页 页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