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倫港」不再?

數日前英國調查機構Z/Yen Group公布最新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香港和倫敦、紐約及新加坡繼續是全球領先的金融中心,然而大家都把焦點放在新加坡趕過香港躋身三甲,說反映「紐倫港」不再,並有報道指受訪的金融服務業專才特別關注中國在金融、政治及經濟活動上對香港的影響不斷增加。

上月評級機構穆迪和標準普爾亦因內地經濟面對風險而調低中國的評級展望,並基於香港與內地在金融和經濟上的密切聯繫,而隨之相應地把香港的評級展望由「穩定」下調至「負面」,對於有關評估,我認為是過分簡單地詮釋本港與內地的關係。

其實近年香港內部時有意見擔心,本港金融業會否過分依賴內地的經濟機遇,因而喪失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性,每當碰到這類言論,我都會強調,國際級的金融中心並不是一個空泛的理念,它必須有先決條件,並為實體經濟服務、創造機遇。

就好像紐約,它固然是美國最大的金融中心,通過美元的強勢,紐約很容易成為一個國際級、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金融中心;倫敦則憑着在歐洲的市場優勢,加上與美國的文化及語言的聯繫,透過發展離岸美元而成為一個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能成為全球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之一,是因為理解自身實體經濟和機遇的所在。目前亞洲經濟增長最快的地方就是中國內地,雖然環球經濟有下行的風險,但這不是由中國單獨面對,環顧全球,許多先進經濟體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一直只能以緩慢的速度復甦,有部分新興經濟體更陷入衰退,跟復甦沾不上邊。反觀內地在過去幾年,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達三分之一,若我們未能抓緊機遇,香港是沒有可能成為一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金融中心。

當然,要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不能忽略監管;而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我們更要強調有國際級的監管,這才是金融中心競爭的條件,並在人才、監管、政策方面皆保持優勢。所以即使香港一直有專業及具成效的監管制度,我們仍然不時檢視市場,確保上市公司的水準,保持市場信譽。

 香港的資本市場穩健成熟,信用狀況良好,加上法制完備、資訊自由流通、專業人才匯聚。憑藉這些優勢,香港一直在國際金融市場佔一重要席位。而特區政府多年來致力就着國家及亞洲發展的機遇,不斷做大金融業,希望維持優勢,讓我們繼續提升競爭力。

 大家都記得「紐倫港」出自《時代》雜誌2008年的一篇文章,當時雜誌分析了紐約、倫敦以及香港——三個擁有相似的文化特色及經濟成就的城市,如何成為21世紀全球化國際城市的模範,在全球化的時代創造了一個能夠為環球經濟加添動力、並扶助打入中國市場的金融網絡。(......New York City, London, and Hong Kong, three cities linked by a shared economic culture, have come to be both examples and explanations of globalization. ……the three cities have created a financial network that has been able to lubricate the global economy, and, critically, ease the entry into the modern world of China, the giant child of our century.)

當年文章強調全球化及中國的崛起,今天一些評級或排名對中國經濟發展存疑,反映了市場對中國市場的看法已有轉變,但這些觀點是否客觀,實在見仁見智。

 我認為中國經濟仍然會是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香港的金融地位會無法取代。國家剛於上月中公布的《十三五規劃綱要》,就展示了未來五年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藍圖,當中涉及港澳部分的內容再次獨立成《港澳專章》,而在金融業方面著墨不少,是香港金融業未來五年發展不可忽略的機遇。​

《港澳專章》表明支持香港金融業的發展,提出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和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功能、推動融資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以及深化內地與香港金融合作,加快兩地市場互聯互通。

 《港澳專章》提出的發展方向,實在顯示香港過去的努力得到認同。我認為談到要配合時機,為金融業界創造條件,除了中國機遇,更不得不提「一帶一路」,因為「一帶一路」是推動跨境區域合作的宏大願景,通過推動經濟融合,可以帶動整個地區的資金互通,以及對基建、物流、貿易及金融服務的需求,從而提升地區整體的競爭力。

 我相信中國往後在世界經濟發展中會持續開放,香港一定可以維持角色。香港與內地的經濟合作關係一向牢不可破,除了內地肯定了香港的角色,香港亦需要一如以往,在中國及周邊地方的發展中,掌握優勢,爭取一切的機遇。

  2016年4月10日

回上頁 頁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