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秩序 返回正軌

自2008年美國首次推行量化寬鬆,至今已經踏入第9個年頭,雖然美國已開始加息,但加息幅度或速度預料會既小又慢;而大西洋的另一邊,歐洲央行的量寬計劃卻方興未艾,瑞典及日本央行更史無前例地推行負利率政策,世界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出現分歧,後果難以預料之餘,亦不禁令人疑惑,量化寬鬆真的能振興實體經濟嗎? 

作為極端的貨幣政策,量化寬鬆主要通過購買不同年期的債券來壓低長短期利率水平,以降低借貸成本,鼓勵企業借貸進行投資,推動經濟增長。但是在經濟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企業未必會單單因為利息成本低而借貸投資。

我們須注意,推行量寬政策的附帶結果往往是貨幣隨之而貶值,雖然相關央行多沒明言貨幣貶值是量寬的政策目標之一,但貨幣貶值確實有助刺激經濟,作用可能比量寬開宗明義的目標,即通過壓低利率鼓勵借貸投資更為明顯。事實上,在過去數年,量寬政策往往通過帶動貨幣貶值及資產價格上升,為金融市場帶來亢奮,令人錯覺以為政策有實效。

我過去曾多次質疑量寬政策的真正效用,因為無論是通過貨幣貶值或提高資產價格來刺激經濟,效用都不會是持久的,甚至會帶來反效果。首先,多年來量寬引致全球市場資金氾濫,資產價格大幅膨脹,帶來的潛在風險實非同小可。其次,長期的超低息環境,大大削弱了市場資產配置的功能,風險的定價逐漸變得模糊,即使風險程度不同但回報定價卻相當接近,令投資與風險出現錯配。同時不同類型資產價格的關連性大大提高,一同隨央行的指揮棒波動,市場彷彿已為央行所主導。

自一月以來市場出現波動,不少評論指市場已開始對環球央行的貨幣政策失去信心。負利率政策的推出,更令人覺得貨幣政策已經走到盡頭,往後已再無子彈可用,中央銀行繼續影響市場的能力備受質疑,大家開始憂慮市場將何去何從。

事實上,近日環球股票市場已經出現調整,一些小泡沫開始爆破,市場正熱切期盼政策當局對未來政策的解說。因此,來年環球金融當局應盡力保持良好的政策溝通,公開透明,維持市場秩序。在市場出現調整時作好充分部署,避免過分調整的同時必須確保市場流動性充裕,金融機構運作暢順,防範系統性風險以至機構或國際間的傳染效應。

世界各地的市場及政府正在適應環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新常態,與其繼續依賴貨幣政策,我認為各地政府應該重回正軌,推出適切的政策來推動消費和投資,防止經濟失速以致硬着陸,並引導市場在最少波動的情況下適應經濟增長減慢的情況。

香港是一個開放型的經濟體系,在外圍環境的影響下,經濟增長亦將會減慢,影響同時會在股票市場中反映。然而香港的經濟基礎穩固,擁有良好的金融基建,有能力應付挑戰,克服困難。聯繫匯率制度一直為我們提供了穩定的金融環境,能抵禦外來的衝擊。作為政策當局,我們將繼續保持高透明度的政策溝通,減少市場過度反應,減低發生傳染效應的機會。

踏入2016年才一個多月,金融市場的波動固然引人注目,香港的內耗情況同樣令人擔心和不安,就好像旺角年初一晚發生的暴亂事件。香港過去一直是一個和平的城市,儘管不同團體、不同人士訴求各異,但大家都明白不是所有訴求都可以一蹴即至,故此會通過不同的方式,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和平地表達意見,甚至一家大小一同參與遊行,處處可見民主社會的特質和可貴。然而,近年有一部份人不甘於採用和平的方法,反倒以暴力抗爭的方式去追求自己的政治目的,這些行為絕對不符合香港一直引以為傲的價值,更不為民主文明的社會所能容忍,可以說是傷透了熱愛香港的市民的心。

更令人憂慮的是,社會上有些人將暴力行為美化,視之為抗爭或改變社會制度的正確手段,甚至認同訴諸暴力是情有可原的。對於這些歪理,我們必須正視、糾正,並防止它們特別在年輕一代中間散播生根。因此,所有愛護香港的人、社會繁榮穩定的持份者,特別是家長、校長及老師們,應表明立場反對暴力,將政治討論帶回正軌。

2016年2月14日

回上頁 頁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