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國際金融中心?

我在剛過去的星期四出席了立法會大會,參與「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面對的新挑戰」的動議辯論,期間有個別議員就金融中心的定位問題發表意見,表示擔心香港金融業因過分依賴內地的經濟機遇而喪失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性,我當時立即作出了以下回應:

剛才有個別議員表示,擔心香港金融業會否過分依賴內地的經濟機遇,因而喪失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特性,會否讓香港在「紐倫港」的比喻中,香港的「港」不能與「紐倫」相提並論。我想指出,當日「紐倫港」是指三個具有相當大規模、對全球具有影響力的國際級金融中心。國際級的金融中心並不是一個空泛的理念,它必須有先決條件、為實體經濟服務創造機遇。

參考紐約的經驗,它固然是美國最大的金融中心,通過美元的強勢,紐約很容易成為一個國際級、具有全球影響力的金融中心;倫敦則憑着在歐洲的市場優勢,加上與美國的文化及語言的聯繫,透過發展離岸美元而成為一個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要成為「紐倫港」的一「港」,不能只靠「講」,我們需要理解自身實體經濟和機遇的所在。香港不能為美國人提供財富管理,不能為歐洲公司提供上市服務,因為這全都不是我們的優勢。香港要發展成為金融中心,必須要利用亞洲增長的方向,目前亞洲經濟增長最快的地方就是中國內地,亞洲財富增長最大的地方就是中國內地,若果我們未能抓緊機遇,香港是沒有可能成為一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金融中心。所以我認為我們的做法完全能配合時機,為社會創造條件。

當然,要成為金融中心,不能忽略監管;而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我們強調要有國際級的監管,這才是金融中心競爭的條件,並在人才、監管、政策方面皆保持優勢。即使中國內地的金融形勢改變,如人民幣更加國際化、流通量更大,香港會否被邊緣化呢?這要看我們本身的金融中心能創造什麼條件,建立怎麼樣的國際級監管政策、人才政策,以能夠維持這優勢。

特區政府多年來致力就着國家及亞洲發展的機遇,不斷做大金融業,希望維持優勢,讓我們繼續提升競爭力。為何我們要做資產管理行業?因為我認為這行業有好大發展空間,隨着亞洲及內地財富增加,我們可以在這方面積極發展。我們的資產管理行業不能「賣」去歐洲和美國,它們並不需要我們的服務,但亞洲和內地是需要我們的服務。

為何香港不能隨便做一個債券市場?因為以往本地市場沒有這需要,但隨着內地企業融資有需要及人民幣國際化,債券市場就有機遇。因此我們不能只懂去「講」,必須要因應社會和經濟變化,就着我們的條件去創造發展空間。

監管政策是十分重要的。我同意很多議員提出的觀點,我們於發展金融業時,是會保持監管政策的國際化和嚴謹性,尤其是現時我們和內地很多方面進行融通後,在監管方面我們提高了和內地監管機構的合作程度,滬港通是一個好機遇,因為滬港通讓中國證監會和香港證監會在這方面加強了合作。所以我們會就着以後不同的挑戰,不斷檢討和完善我們的監管制度。

特區政府會繼續實施各種策略,以及保持與本地業界溝通,在促進市場發展、優化金融監管及基建,以及加強與其他地區的金融合作等各方面努力不懈,以鞏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的地位,以迎接各種挑戰。

2015年6月14日

回上頁 頁首

 

Facebook